关于我们

简介

    中华文化名人堂是一个高端网络平台。以推出文化名人、打造文化名人为宗旨。通过这个平台来展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风采和艺术成就。中华文化名人堂作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网络圣殿,将成为展示中华文化成就,彰显中华文化名人风采的永久性平台。
 

详情

名家风采

名家名作

联系方式


    首页 > 中医文化


路志正

发布日期:2012-02-17 来源:中华文化名人堂 作者:中华文化名人堂



 
       路志正,男,汉族,1920年12月出生,中国中医科学院主任医师,1939年2月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首都国医名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由我国政府组织评选的首届30位国医大师日前揭晓。他们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旗帜。他们作为中医药工作者的杰出代表,医德高尚,医术精湛,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披肝沥胆,呕心沥血,为五千年中医药血脉代代相传做出重要贡献。从今天起,请您随本报记者走近这些国医大师们。
    ●他以崇高的医德、精湛的医术,救治了数以万计的患者,获得广泛赞誉;
    ●他崇尚脾胃学说和温病学说,师古而不泥古,大胆探索,推进学术继承创新;
    ●他治学严谨,精心育人,关注中医药的命运,多次上书献策。他是国医大师路志正
    依然精神矍铄,依然笑容满面,再次采访中国中医科学院资深研究员路志正时,他为人谦和的话语以及对中医药参与医改、教育、继承创新等热点问题的关注,深深地感染了我们。这位88岁高龄的老人,本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可他仍一如既往地战斗在临床第一线,对中医药的坚信与执著始终不变。
    医术
    发挥中医综合疗法优势,内外合用,针药并施,食药配合,身心同治。
    药不在多而在精,量不在大而在中病,贵在轻灵活泼,恰中病机。
    不要被西医病名束缚了自己的中医思路和辨证论治方法。
    “治疗疑难病是中医的优势,要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中医综合疗法优势,内外合用,针药并施,食药配合,身心同治。药不在多而在精,量不在大而在中病,贵在轻灵活泼,恰中病机。”基于这种认识,加上大胆实践,路志正治疗疑难杂病屡起沉疴。
    一患者因瓦斯爆炸,头肿如斗,西医束手无策。路志正依据温疫理论,按大头瘟辨治,不久获痊愈。包钢一位被钢水喷射全身而灼伤的职工,皮肤严重烧伤,持续高烧40℃,神志模糊。路志正以中医湿病和外科理论,控制了患者的败血症感染和休克,经过18天抢救成功。
    北京一食品厂工人朱某,一家四代找路志正看病,均获得成功。其父患膝关节积水,其母是高血压,本人患心脏病,经路老看后,3人的病情大有好转。朱某的女婿患有男性病,结婚几年没孩子。经检查是精子成活率低,看了多位医生都未好转。吃了路老开的一服药,症状就有所改变,连吃几服,精子成活率逐渐正常。不久,妻子怀孕生一女孩。以后,孩子有个头痛发热的,找路老一看就好。
    凡来找路志正求医者,他总是一视同仁,有求必应。对生活拮据者,他尽量少用贵重药,以减轻其家庭负担。
    27岁的青海姑娘王某,19岁时得了类风湿关节炎,四肢肿胀疼痛,无法走路。7年来,求医遍及全国各大医院,几乎倾家荡产。经人介绍找路老诊治,一个月后,患者类风湿因子由原来的74下降到18,病情明显好转。据姑娘的妈妈说,原来1个月要花4000元左右的医药费,现在最高才600元。记者看到姑娘手中的药方,7服药共53.1元。如今,这位姑娘不仅走路没问题,还在一家学校学习电脑。
    路志正认为,中西医学是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各有所长,也各有不足。在临床中参考现代医学检查数据是必要的,但治疗时,仍要根据中医理论进行辨证论治,不要被西医病名束缚了自己的思路。
    路志正曾为一男性老者会诊。此人经西医检查确诊为胆囊管混合型结石,外科大夫建议手术治疗。患者年高体弱,高烧不退,不愿手术,故求治于路志正。路志正采用补消兼施法,即以补中益气汤培补中气,佐以金钱草、鸡内金等化湿消积之品,终于使结石排出。
    路志正还多次远涉重洋为海外患者诊治疾病或参加国外学术交流活动,足迹遍及欧、美、东南亚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每到一地,他都为弘扬中医药学而竭尽全力。
    学术
    发展调理脾胃治疗心痹的理论,为治疗冠心病开辟新的诊疗思路。
    提出“燥痹”、“产后痹”等病名和辨证论治等内容,推动风湿病学科建设。
    首创穴位编码法,为针灸走向世界奠定基础。
    “黎明即起诵精典,挑灯夜读觅新知。”路志正之所以成为一代名医,与几十年来学习不辍、精读医典、学用结合密切相关。
    20世纪20年代初,路志正生于河北省藁城县,伯父路益修为当地名医,其父亦粗通医道。在家庭的熏陶下,路志正对中医学产生了浓厚兴趣。1934年,他入伯父创办的医校学习,并拜山西盐城名医孟正已先生为师,研究经典,博览群书,随师临证,积累经验。1942年,他参加了河北省中医考试,取得独立应诊资格后悬壶乡里。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路志正深知其中的内涵。他在临床上不满足一招一式,一方一技,而是早晚苦读,勤于实践,还四处寻找注本进一步加深对经典的理解。特别对注本上的眉批、简批、小注,他都认真钻研,铭刻于心。
    白天临证,夜晚攻读,已成为路志正一生的习惯,他还将“满招损,歉受益”作为座右铭悬于书斋,表达自己“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如今他已年过八秩,读书兴趣不减,如果晨间不读书,晚间不看报,则怅然若失。他对中医经典著作中重要章节烂熟于心,虽几十年过去,至今仍能背诵,白天诊病遇到疑难杂症,常于夜深人静之时阅读大量医案,学习前人治验,并深入研究探索。久之,大悟独识,而后验之实践,他的医术铢积寸累,疗效日增。
    路志正崇尚脾胃学说和温病学说,在学习中善于发皇古义,知常达变,融会新知,不断创新,如发展了调理脾胃治疗心痹的理论,为冠心病(胸痹心痛)治疗开辟了新的诊疗思路。在他的主持下,“路志正调理脾胃法治疗胸痹经验的继承整理研究”课题,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基础研究二等奖;他参与编著的《中医心病学》一书也已出版。
    早在卫生部中医司技术指导科工作期间,他积极组织中西医学术讲座,推广针灸疗法,挖掘民间医术绝活,如北京“捏脊冯”,四平“易筋经拍打疗法”等,还与名中医董德懋先生一起创办了《北京中医》(《中医杂志》前身)。1953年,路志正参加卫生部抗美援朝志愿巡回医疗队,在用中药和针灸为志愿军战士疗伤治病的实践中,发现了具有特殊疗效的“遗精穴”,后被收入《针灸经外奇穴图谱》。
    1964年,他参加卫生部组织的《中国针灸学概要》的编写工作,首创穴位编码法,为针灸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并被译成日、俄、英三种文字。1975年以后,该书作为北京、上海、南京“国际针灸培训班”的教材,为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培训了大批针灸医生。
    1981年,他参与创建广安门医院内科研究室,建立极具中医特色的痹证、急症等病例书写、查房、会诊、疑难病讨论的模式,在中医学术整理、疑难病症研究和中医病房建设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与其他老专家一起,成立了中医风湿病学会和内科心病专业委员会,分别担任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他提出的“燥痹”、“产后痹”的病名和辨证论治等内容,对风湿病学科的建设起到了推动作用。
    传承
    树仁爱为怀之心,立济世救人之志,切忌骄傲自满、浮躁、浅尝辄止。
    对前人经验,先借鉴,后验证,才能有所收获。
    必须熟练掌握中药,才能成竹在胸,灵活运用。
    路志正是全国首批中医研究生导师和师承导师。几十年来,他带出的一批批研究生、留学生、进修生、学术继承人,大多成为学术骨干和高级中医、中西医结合人才。他治学严谨,因人施教,奖掖后学,被传为美谈。
    根据学生专业的不同,路志正分别提出指导性意见和指定阅读书目。对西学中的学生施某,让其钻研《伤寒论》,结合常见病、多发病,将中医宏观调控与微观检测相结合,整体与局部相结合,取长补短,探讨一些疑难病的中西医结合之法。对科班出身并在肺病专科有研究的中医学生王某,路志正要求他再读《赤水玄珠》和《理虚元鉴》,提高其临床辨治能力。一学生专攻脑病,路志正指导其编写《癫痫中西医诊治》专著,并亲为作序。
    带领学生查房会诊时,除诊治疑难危重病人解决临床问题以外,路志正重在结合实际讲述医理,传授经验,这使年轻医生们受益颇多。路志正的广东省中医院弟子王小云大夫有3点体会:路老一是善于抓主证,其他略加考虑;二是药味少,药量小,有“四两拨千斤”之功;三是注重向患者交待清楚饮食起居以及注意事项。
    “在我困难时,是路老的大力帮助,我才度过难关,学到了技术。如今,我要以路老为榜样,为社会做出贡献。”提起刘恒均在广安门医院进修的事,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那是1979年秋天,河北农民刘恒均带着180元的卖粮食钱,自费来京进修。路志正对这位出身贫寒的同道倾注了满腔热情,不仅向他传授中医理论、方剂和诊疗技术,还在生活上处处关心。一次,路志正在食堂就餐,看见刘恒均拿着慢头和咸菜躲在远处的桌子边吃着,就一声不响地将自己刚刚排队买来的饺子倒在刘恒均的碗里。小刘捧着这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看着路志正又去排队买饭的背影,感动的热泪盈眶。后来,刘恒均学成回乡,开办了痔瘘专科学校,免费为残疾人办班传授技术,为社会作出了突出贡献。
    记者曾听过路志正给弟子们讲课,受益匪浅。那次的主题是“用药琐谈”,路志正娓娓道来:“中药是中医赖以治病的有效武器,必须熟练掌握,才能成竹在胸,灵活运用。”路志正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指出,用药还应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制方务求稳妥。就一般规律来看,瘦人多火,补益升发之品不宜多;胖人多湿,理气流动之品不可少;老人阴亏阳衰,宜慎用苦寒清泻;壮年气血方刚,不可过于温补。随着季节变化,用药也要慎重。如春夏用药应防升阳助火,长夏湿令用事,阴柔滋腻之品不宜过多;秋冬用药当防苦寒伤阳,龙胆草、栀子等应慎施……
    路志正的读书心得是:对古典医籍应该精选、吟诵、深思和勤写,并随时查阅;对注文应重视研读和理解;对前人经验,先借鉴,后验证,才能有所收获;特别是带着问题读书。
    “活到老,学到老,学不了。”这是路志正常常发出的感叹。他告诫弟子,只要树仁爱为怀之心,立济世救人之志,做到勤学、勤思、勤问、勤记、勤用,切忌骄傲自满、浮躁、浅尝辄止,就一定能成为学验俱丰的医学大家。
    责任
    建议成立国家中医药局,尽快建立各省、市中医药管理机构。
    呼吁按照中医药规律管理中药,真正做到“药为医用,医知药用” 。
    提出中医参与非典临床救治以及突发和疑难疾病防治工作。
    多年来,路志正非常关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特别是在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药科研管理方法、中医药参与突发和疑难疾病防治等重大问题上,路老都积极参与,多次上书,对中医药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成立‘国家中医药局’。”这是1981年11月部分中医专家上报中共中央的会议纪要中的主要内容之一。
    在任应秋教授主持的这次中医专家座谈会上,耿鉴庭、刘渡舟、王绵之、程莘农、颜正华、方药中、程士德、焦树德和路志正还对中医药立法、中医诊断的科学性、医教研单位要“以中医为主,先中后西,能中不西”等问题提出了建议和意见。不久,他们又呼吁,尽快建立各省、市中医药管理机构;保护和开发中药资源应有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统一管理等。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路志正与王绵之、张镜人、施奠邦、裘沛然、周超凡、颜德馨等中医界代表委员,于1998年再次呼吁,不能用管理西药的标准管理中药,应按照中医药规律,真正做到“药为医用,医知药用”。
    2003年春天,北京非典肆虐。当时中医人员没有参与非典防治,时刻关注这一疫情发展的路志正心急如焚。在国务院举行的中医药防治非典的座谈会上,路志正提出:“中医人员应充分参与临床救治工作。中药饮片需靠中医诊断、处方,才能发挥效果。广东省中医界的防治经验已经说明了问题。”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听取了与会专家的建议,不久,中医进入了防治非典的主战场。
    其实,50多年前也有类似的情况。时任卫生部中医司工作人员的路志正总是秉公直言,据理力争。1955年,河北省石家庄地区乙脑流行,一位叫郭可明的老大夫采用中医药治疗,效果很好。既是政府官员、又是临床大夫的路老通过实地考察,认为郭可明的白虎汤确实对证,其中主药石膏的解热、退烧作用对该病的治疗起了关键作用。正是因为有了路老的坚持,卫生部才第2次、第3次去石家庄调研。后来该方法在全国推广应用,乙脑疫情很快得到控制。
    随后,北京也出现了乙脑疫情,有关部门开始了以中医药为主的抗击行动。卫生部还专门请了蒲辅周和赵心波等很多名老中医参与。大家根据北京7、8月份热中带湿的特点,在白虎汤中加了苍术,病人的病情很快得以控制。
    “八十寒暑业未成,医籍博览尚欠精。论著虽有卓越少,园圃争妍慰平生。频频出访有新悟,盛世激发再攀征。同道老幼皆师友,继承弘扬力建功。”这首《八十抒怀》不仅反映了路志正虚怀若谷、淡薄名利的高尚情操,还体现了他兢兢业业、“不用扬鞭自奋蹄”的拼搏精神。
   
    路志正简历
    1942年,经河北省中医考试取得中医师资格后,悬壶乡里。
    1950年,在北京行医。
    1951年~1952年,在北京中医进修学校进修。
    1952年~1973年,在卫生部中医司技术指导科工作,并定期在医务室出诊。
    1973年至今,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从事中医医、教、研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