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简介

    中华文化名人堂是一个高端网络平台。以推出文化名人、打造文化名人为宗旨。通过这个平台来展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风采和艺术成就。中华文化名人堂作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网络圣殿,将成为展示中华文化成就,彰显中华文化名人风采的永久性平台。
 

详情

名家风采

名家名作

联系方式


    首页 > 中医文化


贺普仁

发布日期:2012-02-17 来源:中华文化名人堂 作者:中华文化名人堂


 

   贺普仁,男,汉族,1926年5月出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主任医师、教授,1948年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首都国医名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贺普仁:神针妙法 武医丹修 

    ◆他以三通理论、快速无痛针刺手法、火针技术,并将武术、气功融于针灸,疗效卓著,有“天下第一针”美誉。
    ◆他使失明孩子有了视觉,使精神分裂症患者恢复正常生活,使帕金森病患者能站起来去旅游……
    ◆他拓展应用了几近失传的火针疗法,将针灸治病的病种扩大到内外妇儿五官皮科等各疾病领域,擅治疑难杂症。

    烧红的钢针肉里扎,不是上刑是治病。
    四寸的长针透脚踝,丘虚刺入照海出。
    会用这些招数针灸诊病的人,才是国医大师、针灸大家贺普仁教授的真正传人。
    在针灸界,北京中医医院贺普仁以全面的三通理论、独特的快速无痛针刺手法、娴熟的火针技术,且将深奥的武术、气功与针灸融为一炉,从而疗效卓著,广被同道称道和尊敬,有“天下第一针”的美誉。
    郭桂欣是经贺普仁治愈的乳腺癌患者。1984年初夏,郭桂欣感觉左胸乳腺周围火烧火燎的疼,整个乳房周围都变成黑紫色,并且塌陷流脓,恶臭难闻。家人带她从河北省衡水赶到北京看病。这位年仅26岁的军嫂在某著名医院听到诊断为恶性肿瘤,须手术切除左部乳房时,又急又怕,坐在地上直哭。后来她辗转找到贺普仁,贺普仁用火针试着每周扎一次。一次治疗后,郭桂欣患处疼痛减轻,分泌物也减少了。接着又扎了数次,肿块就消失了。郭桂欣只是贺普仁治愈的众多病例的一个缩影。
    贺普仁不仅完善了一整套独特的针灸理论体系,在当代,火针的应用基本上是从贺普仁开始的,也正因为此,他将针灸治病的病种从传统的头痛、面瘫、中风后遗症、关节炎扩大到内外妇儿五官皮科等各种疾病的领域,且擅治乳腺癌、帕金森病、小儿痴呆等疑难病症,是一位既有实践又能上升到理论体系的针灸大家。

    成 才 玉经雕琢方成器
    贺普仁反复背诵四大经典,经络腧穴更是烂熟于胸,年轻时还曾萌发出版一套《针灸宝库》的想法。
    为练八卦掌,他每天天不亮就赶路去师父那里练习,2个小时后回来侍诊出诊,风雨无阻,坚持多年就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天道酬勤,贺普仁不管是做学问,还是练武艺,都靠勤奋苦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贺普仁14岁经亲友介绍,到北京当时最负盛名的针灸名家牛则华门下学习。家境一般的贺普仁很珍惜学习机会。那时的学徒生涯没有现成的学习时间,学习全在于自己留心。吃住在师父家的贺普仁什么活儿都干,劈柴、生火、做饭、倒痰桶,伺候师父一家老小的生活,帮助准备针具,每天忙个不停。一见老师得空就赶紧找机会问问,有空闲马上记下来,留心师父针刺手法、角度、选用的穴位、刺激强度、持续时间等。晚上夜深人静时再看书、背书。贺普仁回忆,为把四大经典深深印在脑海里,他昼夜反复背诵,经络腧穴更是烂熟于胸。贺普仁遍阅了大量古书籍,年轻时还曾萌发出版一套《针灸宝库》的想法。一直到现在他还告诫后学,光看一本教材,光看看《针灸大成》、《针灸甲乙经》是远远不够的,要广泛涉猎,分析和研读,萃取其中精华。
    深得师父器重的贺普仁尽得其传。而后在1947年的医师资格考试中,他名列前茅,且初出茅庐就小有名气,33岁当上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尤为难得的是,已上了年纪、有了家室、成了名家之后,贺普仁仍坚持练功,并读书写作到深夜。
    贺普仁不仅苦练针法,还苦修武术。学徒时贺普仁与师兄互相扎针,体会针感,发现练武之人指力发劲,进针不疼,针感强,他决心练习八卦拳等。
    贺普仁经张晋臣引见,结识了尹氏八卦掌第三代名家曹钟升先生,为练八卦掌,他每天天不亮就赶路去师父那里练习,2个小时后回来侍诊出诊,风雨无阻。他不仅练八卦掌,还练静功,每天都要打坐、站桩,初起练得腰酸背痛,真是苦练修行一般,但是咬牙坚持下来,就进入另一个境界。
    十几年苦练功法使他的指力、腕力很强,为他日后的快速无痛进针法打下了基础。
    贺普仁还专门练习针刺手法,练针先练气,使气到达手指,疗效好坏全在于手法及功力,且主要功力又在于拇指、食指和腕力。故贺普仁通过二指禅、顶指法、夹木锥、捻线法等招数练习,形成了自己独特、疗效显著的针刺手法。

    理 论 病多气滞  法用三通
    “贺氏三通法”是贺普仁经50余年的临床实践而提出的针灸思想,是他对针灸界巨大的贡献,影响深远。
    经贺普仁采用贺氏三通法治疗,不会叫爹娘的,会说话了;傻吃傻喝的,有了节制;大小便失控的,有了规律;躁动不安的,安静下来……
    三通法即微通法(用普通毫针针刺)、温通法(用火针或艾灸)和强通法(用三棱针放血)。贺普仁尤为推崇温通法。
    1958年,当时找贺普仁看病的患者很多,对于一些病情复杂的患者,大家治不好时就说让贺主任看看吧,让主任来解决这些疑难病症。
    怎么办呢?贺普仁也觉得用毫针效果很不理想,疗效上不去就得想招琢磨:病情深浅程度不同,不能一概用毫针平补平泻,应该整体综合考虑,适合扎毫针的就毫针,适合放血的就放血,火针的效力非同一般,贺普仁留意将几近失传的火针加入,并且改进火针器具,最后逐渐形成了系统的三通理论和方法。很多疑难病症迎刃而解,效果也非常快。
    一个空军退役的唇癌患者,在空军总医院确诊后要手术切除癌肿,包括脸上的大部分肌肉,不仅严重影响美观,还影响进食。贺普仁火针毫针配合应用,二十几次后,唇上的肿物消失了,后来的病理检查也没再找到癌细胞。
    儿童弱智是较为难治的疾病,贺普仁从先天不足论治,以百会、心俞、哑门等为基本穴加减,已治疗患儿几千例。一位叫麸泽彩子的日本小姑娘,本来像个“木头人”,什么都不懂,经贺普仁治疗两个月后,已能向人问好,与客人说再见。
    经贺普仁治愈和好转的患儿就更多了。不会叫爹娘的,会叫了。傻吃傻喝的,有了节制;大小便失控的,有了规律;躁动不安的,能自我控制,安静下来……

    临 床 火针疗效不是一般的好
    大凡缠手的病,火针屡显奇效。贺普仁认为,火针疗效显著快速是因其增强了人体的正气尤其是阳气, 这是一般疏畅气血、通经活络的毫针所无法代替的。
    娴熟的火针运用和三通法,使得贺普仁治病的范围扩大到内外妇儿五官皮科等,都有很好的效果。
    当代火针的使用基本上是从贺普仁开始的。贺普仁认为,火针的疗效不是一般的好,它治病效果很快,其作用不是毫针所能代替的,应大力推广使用。像偏头痛,毫针扎几十次、100次不见好的病例很多,但用上火针就一次比一次见好,十几次就基本好了。面神经痉挛,扎来扎去,扎遍了也不见好,但用上火针几次就解决了问题。贺普仁开玩笑地说,大凡缠手的病,百治不效的病,用上火针就给医生露脸。
    火针方法是将0.5毫米粗耐高温的钢针在酒精灯上烧,至通红,对准穴位,快进快出,不留针,整个时间不超过0.5秒,针刺后患者皮肤上出现一个小的白点,感觉一点点疼。
    火针疗法是针灸中一种独特的医疗方法,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黄帝内经》时代曾主要用于治疗痹症、寒症、筋骨病。虽然也代有发展,但一直未广泛应用,尤其是到了清朝,道光皇帝认为针灸疗法治病赤身露体,很不雅,便下令在太医院废除针灸疗法,将针灸医生赶出太医院。火针疗法也一度散落民间,几近失传。
    贺普仁搜集整理古文献,摸索运用临床,并且改进了针具,认为其疗效显著快速是因为增强了人体的正气尤其是阳气的作用,这是一般毫针的疏畅气血、通经活络是无法代替的作用。这是贺普仁的独到见解。
    正是娴熟的火针运用和全面的三通法,使得贺普仁治病的范围扩大到内外妇儿五官皮科等,都有很好的效果,尤其是中风、震颤痉挛、妇女外阴白斑、各种疼痛以及疑难杂症等。

    风 格 融武术气功于中医
    结合了气功与武术的针法能更快速取效,较之一般针法更具振动荡击力,更能激发人体的自然潜能和免疫能力,所谓“刺之要,气至而有效”也。
    贺普仁进针只用右手,手执针柄,距穴位一段距离,快速进针,一下刺入到位,有一点射进去的味道。这是他的绝招。
    贺普仁武术、气功功底深厚,并把医术和八卦掌原理、拳法、内功有机地结合,针灸时腕力强,手指稳,手上有一股巧劲,这样进针就顺畅无阻,力度恰到好处,进针速度极快。
    贺普仁指出,八卦和针灸相通,练八卦掌对从事针灸者尤有帮助。医生多年坚持练八卦掌,会觉得内气充足,扎针时自有一股巨大能量,通过银针直达患者病灶,疗效甚佳。
    贺普仁曾举过这样例子:“一个患阑尾炎的病人,疼痛难忍,学生给这位患者在阑尾穴上扎了一针,穴位不错,手法也对,深浅也适宜,但就是止不住痛。我过去稍加捻动,那位患者就舒展了眉头,不一会就睡着了。这可能是内气的作用。”
    贺普仁认为扎火针更需内气,他扎火针是在离患者皮肤一定距离的地方,速度快,患者没有痛感,气、火、针三者同时冲击病灶,故比一般针灸效果更好,很多疑难杂证、危重病人、百药不效者,通过三通疗法及火针手法,大都取得了满意的疗效。
    也许结合了气功与武术的针法之所以能更快速明显取效,就在于其较之一般针法更具振动荡击力,更能迅速激发人体的自然潜能和免疫能力,正所谓“刺之要,气至而有效”也。就好比是相同的一拳,看上去都是漫不经心,大同小异,实际上分别由武术家拳击家或普通人打出,其速度与力量自不可同日而语,相提并论。
    贺普仁后人:“搞针灸不练气功,等于医生白费劲,病人白受苦”,故练针的同时,还要锻炼身体,练好武术气功,所谓“练针须练气”,练功会使真气充盈,经络通畅,进针、行针时可把力与气运输到指尖,做到气随针走,针随手入,更得心应手,才可提高治疗效果。
    病人同样的身体,同样的穴位,可为什么疗效不同呢,就在于针者的取穴、手法和自身的能量。虽武术气功与针灸的密切关系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但贺普仁看病疗效好在针灸界是公认的。“中医认人儿,西医认门儿”,在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很多病人一来就点名要找贺普仁。
    贺普仁进针方法也与一般医生有所不同。一般进针者左手按住穴位处,右手执针体,对准穴位刺入,边捻转边入。贺普仁进针则是只用右手,手执针柄,距穴位一段距离,快速进针,一下刺入到位,有一点射进去的味道。这是贺普仁长年累月历练出来的绝招,当然手没有劲道是无法掌握的。
    “进针就像划火柴,没有速度,火柴是点不着的,进针如果没有速度,就不可能有好的感觉,并给患者增加痛苦。”故贺普仁进针时聚精会神,手如握虎,看似轻描,实非淡写,快捷无比而恰中穴位。
    患者和学生们都说,贺普仁进针快,痛苦小,旁人看他进针,觉得有蜻蜓点水之感,毫不费力,却看不出门道,但经治患者皆有轻松自如之感。
    有一位加拿大华人,因车祸导致上眼睑麻痹,闭上眼皮就抬不起来。加拿大的医生说只能对眼皮进行卫生清理,根本无法治好。这位华人回国找到了贺普仁。经针灸,伤眼很快得到恢复,扎过10次后,比另一只好眼还灵活。
    帕金森病也是较难治疗的疾病。国外也没有什么卓效的办法,贺普仁曾治疗一个坐轮椅的帕金森病患者,患者站不起来,颈部抖得厉害,扎了数月后,患者就能站能走了,还去旅游了。

    医 德 普天同心   仁心济世
    贺普仁刚出道时曾为自己定下规矩,在诊费上不能太认真,有钱、没钱都得看。
    1956年,贺普仁虽是“公家”的大夫了,但还丢不下那批享受他免费治疗的穷病友:“晚上到家来吧,下班以后我给您瞧病!”
    贺普仁不仅医术精湛,而且善良仁慈。他常对学生们说:“患者看病本身就受病痛折磨,来一次也不容易,不仅要尽力治疗,还要多加安慰,让患者身心都减少痛苦。”
    早在年轻刚出道的时候,他就为自己定下三条规矩:一是要从技术上下工夫;二是病人不论白天晚上,何时来都要应诊;三是在诊费上不能太认真,有钱、没钱都得看。学生们曾为他算了一笔账,当时,从端阳节到中秋节,一个月他大约有600元没有收,100天算下来,有1700元诊费被他免了。这个数字在当时可以想象是个天文数字了。也就是凭着疗效突出,服务态度好,以及诊费上的“不认真”,使他的名气越传越广。
    1948年初,春寒料峭时节,诊所门前有位衣衫褴褛的老人在徘徊。老人看得出,里面的医生很年轻,从他对病人同情与爱抚的眼神中,他敢肯定这是一个善良忠厚的人。
    室外久久徘徊的老人,惊动了贺普仁,他体谅老人的困境,决定免费为他治疗。
    这是发生在贺普仁刚刚独立开业的时候。当时,天桥地区是穷苦人的聚集地,贺普仁就常常为穷苦患者免费治疗。翻翻当年贺普仁诊所的账本,欠账百元者有,欠账千元以上者也有,这从不收讨的陈年流水账,显出了他为人的分量。
    1956年,贺普仁走出了他的私人诊所,虽是“公家”的大夫了,但他还是丢不下那批享受他免费治疗的穷病友:“晚上到家来吧,下班以后我给您瞧病!”这是贺普仁对那些无钱看病的患者常说的一句话。从1956年至今,贺普仁晚间义务门诊50个春秋。真所谓针灸寓深情,拳拳爱人心。
    多年来,贺普仁还为针灸走向世界、为世界接受针灸多次出国讲学,并传道解惑,乐育英才,为针灸的发展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
    普天同心,仁义为怀,神针妙法,武医丹修,一指回春,这就是国医大师、针灸大家贺普仁。
    贺普仁小传
    1926年,生于河北省涞水县。
    1940年,投在北京针灸名医牛泽华门下学习。
    1948年,开设贺普仁中医诊所。
    1956年,调入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任针灸科主任。
    1971年,发表《火针治疗30例坐骨神经痛的临床观察等》火针研究的相关论文。
    1982年,任八卦掌研究会副会长。
    1988年,任北京市针灸学会会长。
    1989年,出版著作《针具针法》第1版。
    1991年,成立贺氏针灸三通法研究会。
    2003年,重开“贺普仁中医诊所”。
    2006年,被聘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
    2009年,被评为国医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