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简介

    文化名人堂是一个高端网络平台。以推出文化名人、打造文化名人为宗旨。通过这个平台来展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风采和艺术成就。中华文化名人堂作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网络圣殿,将成为展示中华文化成就,彰显中华文化名人风采的永久性平台。
 

详情

名家风采

名家名作

联系方式


    首页 > 武学文化


蔡龙云

发布日期:2012-02-17 来源:中华文化名人堂 作者:中华文化名人堂



       著名技击家、武术家蔡龙云(1928~),出生在山东省济宁市郊区蔡行村一个世代习武练功的武术世家。是我国当代著名技击家、武术家、教育家,中国共产党党员。现任中国武术院副院长,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上海体育学院武术兼职教授,武术国家级裁判员。 

       蔡龙云自幼随父习武,4 岁开始学练下腰、踢腿、站桩、拿大顶等武术基本功;6 岁开始学练基本拳法和拳路;8 岁开始学练华拳及枪剑等器械;9 岁开始学练打桩、踢桩、打沙袋、打绷子等击技基本功夫;尔后步入技击实战练习。擅长华拳、少林拳、太极拳、形意拳和各种技击。曾于1943 年和1946 年在上海先后两次以中国武术击败俄国拳师马索洛夫和美国拳师鲁塞尔,当时曾轰动十里洋场上海滩,蔡龙云被誉为中国的“神拳大龙”。1952 年,蔡龙云光荣地参加了全国第二届青年代表大会。1953 年11 月, 在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及竞赛大会上,蔡龙云表演的“华拳”和“峨眉刀” 荣获金牌。1954 年被选入中央体育学院竞技指导科武术队,任政治辅导员兼运动员。1957 年,他在国家体委担任了武术的整理研究工作,起草了我国第一个《武术竞赛规则》。1960 年,任上海体育学院武术教研室主任。1978 年任副教授。1979 年,获武术国家级裁判称号。同年当选为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1981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 年被国家体委授予!“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荣誉奖章”和证书。同年任教授。1986 年任中国武术研究院副院长。

       多年来,蔡龙云致力于武术教学和研究工作,曾先后培养了王俊法、崔鲁艺等多个全国武术冠军。著有《武术运动基本训练》、《华拳》、《少林寺拳棒阐宗》、《五路查拳》等10 余部著作。其中有的用英文、日文翻译出版,传播到国外。他还编写了“初级刀”、“枪”、“剑”、“棍”、“拳” 等多种武术教材。近几年来,他曾先后到过日本、瑞典、意大利、英国等十几个国家进行考察和讲学,受到外国朋友的热情欢迎。同时,他还为把中国的武术推向世界,为把武术早日列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做了大量的工作。蔡龙云教授对中国武术的继承和发展,为国际间的体育文化交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忠贞爱国,矢志不渝

      蔡龙云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首批武术运动员。党的教导,家庭的熏陶, 使他在少年时期就立下了“忠贞爱国,矢志不渝”的志向,其父蔡桂勤是我国近代史上与霍元甲、王子平齐名的著名武术家、技击家。1920 年,蔡桂勤曾任国民党大元帅府里的武术教官,孙中山、李宗仁曾跟其练武。1906 年, “鉴湖女侠”秋瑾曾从其练剑。1926 年,蔡桂勤在长沙市将杀害杨开慧烈士的郐子手何健打倒在地。1951 年,74 岁高龄的蔡桂勤,不远千里,从济宁来到上海,和上海的一些武术高手一起,参加了“捐献飞机大炮、支援抗美援朝”的武术义演。蔡龙云的曾祖父蔡公盛是济宁华拳的创始人。

       蔡桂勤为了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忠贞爱国的人才,幼年时期就开始对他进行爱国方面的教育。在蔡龙云的卧室里,蔡桂勤给他贴满了爱国英雄戚继光、岳飞、文天祥、薛仁贵的画像,经常给他讲爱国英雄的爱国故事,意在让儿子长大了也能成为爱国英雄。蔡龙云刚满4 岁,其父蔡桂勤便开始教子练武,练起武来,蔡桂勤要求苟严无比。让儿子站桩,一站就是一小时;练踢“迎面三腿”一踢就是200 次;练拿顶,一练就是一小时。幼小的蔡龙云常常累得哭哭啼啼,有时甚至怀疑蔡桂勤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在蔡桂勤的严格训练下,小龙云功夫日深。蔡家有名的“迎面三腿”、“单风灌耳”、“华拳连环套”、“勾挂连环”、“黑虎掏心”、“风摆荷叶”、“湘子挎篮”、“回头望月”、“后趟扫腿”、刀、枪、剑、戟等十八般武艺他全部继承下来。当时正在上海居住的蔡云龙早已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一下外国洋人,以展示民族的威严。

风华少年,勇雪国耻

       40 年代,上海深受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的双重压迫。外国洋人污蔑中国人是“东亚病夫”,更看不起中国的武术。西洋拳击界的一伙人曾多次向中国武术界挑战。1943 年11 月,他们正式提出要与中国武术界进行对抗赛。这一挑战,激怒了上海的武林好汉,以王子平、蔡桂勤为首的武林前辈,为了给中华民族争气,毅然决定应战,选出8 名选手与西洋拳师决一雌雄。听说要与外国人打擂,年仅14 岁的蔡龙云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和激情。他激动地对父亲说:“要我打吧!”蔡桂勤回答说:“你还小,等长大了再说,仗有你打的。”“不,我要为中华民族争气!”蔡龙云斩钉截铁地回答。蔡桂勤终于被儿子的民族自信心说服了。

1943 年11 月13 日,上海各家报纸均以显著位置发出消息:“国术亦为世人所重,唯中西同冶一炉,则殊属空前之创举。13 日8 点在回力球场国术与西洋拳击举行对抗赛。”消息一发出,轰动十里洋场,150 元价格的门票抢购一空。经过抽签,蔡龙云的对手是俄国著名拳击手马索洛夫。马索洛夫年约30,身材高大,技术全面。他走入赛台时,神情傲慢,漠视一切;相比之下,蔡龙云是一个年仅14 的幼小少年。不少观众为蔡龙云提心吊胆:“14 岁的少年能抵挡住俄国大力士吗?”蔡龙云面对强手,面不改色心不跳,他牢记住赛前父亲对他的教导:“为了中国人的尊严,要沉着应战,一定要把洋人的威风打下去!”

      打擂锣响了,马索洛夫象猛虎一样向蔡龙云扑去。蔡龙云为了试探他的实力,故意露出破绽,马索洛夫连续用直拳猛击蔡龙云的脸部。蔡龙云机智灵活,一面左躲右闪,一面观察对方的拳路,抓住对方的破绽后,就连续用少林拳的“连环”手法和华拳的“迎面三腿”连续向对方出击。他长短拳法兼用,上下连环并攻,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刚柔相济,变化莫测,打得马索洛夫防不胜防,头部连续遭到重击,一次又一次地被击倒在地。蔡支龙胜了第一回合。

       第二个回合一开始,马索洛夫恼羞成怒,出拳重如炮弹,接二连三地朝蔡龙云的脸部打来,饿虎扑食般地直接把蔡龙云逼到拳击台的一个死角里。只见蔡龙云将身体向右一晃,把对方的拳头引向一边,猛然一俯身,从对方的臂下窜到马索洛夫的身后。马索洛夫迅速转身用摆拳横击,蔡龙云飞起腿来向对方耳根踢去。狡猾的马索洛早有准备,一伸手抓住了蔡龙云的脚脖子,狠狠一掀,将蔡龙云抛向空中,想把蔡龙云活活摔死。所有的观众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蔡龙云在空中顺势拧了一下腰,来了个“鹞子翻身”,从空中轻轻地落下,双脚稳稳地站住了。全场立刻爆发出一片喝采声。接着蔡龙云越战越勇,手上“流星赶月”,拳法一阵紧似一阵;脚下“勾挂连环”,拳法接二连三。第二个回合又将马索洛夫打倒了好几次。

       第三个回合,只打了不大一会儿,只见蔡龙云右手虚晃一拳,马索洛夫刚要低头躲闪,蔡龙云的左拳已到,一个“单风灌耳”直捣对方右耳下的颈动脉,紧接着又是一个“黑虎掏心”,正中对方胃部,马索洛夫疼得昏倒在地。洋裁判冲着马索洛夫喊:“one,two,three,four,..”10 秒钟过去了,马索洛夫像死狗一样,再也没有爬起来。比赛只进行了5 分钟,打了两个半回合,马索洛夫被13 次打倒在地。高大的洋拳竟残败在中国一个14 岁的少年手下。霎时间,全场掌声雷动,一片欢腾。

        这次中国武术与西洋拳击擂台赛,按洋裁判宣布的成绩是:中国五胜二负一和获胜。而实际成绩是:中国全胜。这次比赛,打掉了西洋拳师的嚣张气焰,使他们威风扫地,蔡龙云为中华民族争了气,倍受国人称赞。蔡龙云由于年龄最小,打得精采,上海人送他一个美绰号“神拳大龙”。痛打“黑狮”,再展国威

       1946 年的一天,蔡龙云正在街上走,马索洛夫从身后拍了一下。蔡龙云回头一看,竟是手下败将马索洛夫。马索洛夫说:“上次你赢我,多数用腿,这不算本事,只用拳击你敢打吗?”蔡龙云答道:“照样打你。”马索洛夫接着说:“鲁塞尔,美国重量级拳击冠军,你敢打吗?”“敢打!”蔡龙云答道。1946 年9 月2 日,上海贴出海报:“拳击快讯,美国重量级拳击冠军,‘黑狮’鲁塞尔会战中国国术名手蔡龙云。”当天晚上,比赛在八仙桥上海青年会堂内进行。蔡龙云单刀赴会。鲁塞尔身材高大粗壮,肌肉发达,肤色黑亮,头发弯曲,真象一头凶猛的“黑狮”,坐在台角的椅子上,流露出一副威赫的气派。锣声响了,鲁塞尔接连发出直拳、摆拳、拳拳向蔡龙云逼来。蔡龙云用“虎抱头”紧紧护住头部和胸部,同时采用“贴身近打”的战术,紧紧贴住“黑狮”,只要鲁塞尔往后一退,蔡龙云就顺势发招。较量了几个来回,鲁塞尔没打中蔡龙云几拳,而蔡龙云却用“风摆荷叶”的拳法,左右开弓猛击“黑狮”的两边耳门;同时冷不防用“湘子挎篮”的拳法,偷袭对方的颈部和胃部,屡次把“黑狮”打倒在地,蔡云龙连胜3 个回合。第4 个回合,蔡龙云仍然贴近鲁塞尔,将其惯用的拳法“闪电连环”施展出来,逼得“黑狮”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鲁塞尔孤注一掷,凶狠地向蔡龙云扑来,蔡龙云迎上前去,先用双拳痛打对方的两腮,乘其踉跄之际,抄拳直捣“黑狮”胃下,鲁塞尔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卡嚓”一声,摄影记者康正年拍下了这一珍贵的历史镜头。第5 个回合没有进行,鲁塞尔就认输了。

       著名书法家沈尹默观看了这场精采的比赛,兴奋之余,赋诗一首,书赠蔡龙云。诗曰:“少林拳击世莫当,动迅静定力蕴藏。蔡君得之制强梁,柔非终柔刚非刚。刚者先折柔转强,妙门洞辟唯东方。技与道合乃有此,一洗东亚病夫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