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简介

    中华文化名人堂是一个高端网络平台。以推出文化名人、打造文化名人为宗旨。通过这个平台来展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风采和艺术成就。中华文化名人堂作为当代中华文化名人的网络圣殿,将成为展示中华文化成就,彰显中华文化名人风采的永久性平台。
 

详情

名家风采

名家名作

联系方式


    首页 > 艺术人生


酣放绘江山——中国国家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 张俊庭博士

发布日期:2015-02-10 来源:中华文化名人堂 作者:中华文化名人堂


酣放绘江山
中国国家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   张俊庭博士

    摘要:中国山水画必将继承创新、与时俱进,汲取、启发下,画出风格,画出思想,多墨融彩于画纸之上,而风韵独特,拓展中国画的艺术语言。
    关键词:价值观念 历史变迁 继承创新 酣放画风 美学特质 美学核心 多元营养 三个四画法 与时俱进

    一幅画能光耀中华、寄情社会,其必神采天成、哲理深厚。
    纵观20世纪至今中国山水画的演变历程,从磨砺波折的严谨造型到今天改革的新高峰,其不同年代的艺术作品的价值观念,有很大的差别。各年代画家的每幅画中,无论是笔墨或结构、造型,无论是思想观念到表现形式,其图式与今天的山水画相比,是有多么惊人的区别,这种差别足以说明了中国山水画的历史变迁,其价值观念也有巨大的变更。
    看来,历史的轮回,必将揭示着继承、创新、发展。在与时代同行的路上,想必我们都在赶路,所以任何一个画家,都是在历史的学习中,不断努力、不断求进而达到自己笔情墨趣的艺术境界。
    青年时代,我从艺专毕业后,在开封市文化馆(现群众艺术馆)工作,曾直接受到著名画家张仃、刘继卣、谢瑞阶等的指传,在实践中一直探索着艺术创作的最基本问题。特别是1961年,我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而因工作割舍后,我更加在绘画艺术中去寻找最为本体的问题。对创作意识的思考,对创作意识的启发,不能单从古人的著述、画作、技巧中去照应自己的创作思路,更不能传统至上、正宗至上论。在国画创作中,总爱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去解决山水画艺术中的薄弱问题,更于文革中我担任了开封市鼓楼区工艺美术厂厂长,从艺术组织者的角度,从改革的心态,去营造艺术的生存与创作的空间,对我更加迫切与直接。凭着对中国整体美术现状的真切了解和个人的直觉,无论从“五四时期”的文化激进到老一代画家为现实人生所奔走的艺术态度,逐渐产生了酣放画风的思考与多墨融彩技巧运用的理论空间。20世界末,随着国门的更开放,我又以医界高访学者身份在东南亚、美国等地参加了许多业外的艺术活动,西方形形色色的现代主义思潮与艺术,特别是东西方现代艺术形式,使我眼界大大打开,冲击和震撼对我的碰撞与影响巨大,不应该把中国画划地为牢、一成不变。扩之大之,才不束缚中国画现代化的拓展之路。其画风就是让我从历史中走出来,与时俱进的“变”,要从笔墨个性挥洒出图式个性,创作富有新意的造型,所以自然由然的创出超然的“酣放画风”。评论者说:“正以一个关注历史、尊重现实的态度,去展露新颖,而使他的画作得以跨越发展,吸引着世人目光。”
    让当代艺术突破人类艺术极限,继承创新,为艺术而创作,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新成就。于是创作每幅画作我主张构思奇谲,错杂多变。在汲取、启发、理念、哲思上随情就景,气韵生动,让每幅画含着传说,让每幅画诉说历史,让每幅画渲染着家庭故事。如:画山水或山外有山,或云追雾随,或陡然厚重,或悠然渺远,一气贯通中出乎自然,而酣畅淋漓,使得每幅山川风物奔放传神、苍劲潇洒,意境深度中精典碰撞、生机盎然。所以我认为画作上既不应该弃旧图新,更需要吸取精华的创新、发展,让中国山水画更有一个无所束缚的创作天地。在当今与时代同行的环境中,我逐渐完成了酣放画风的山水画创作实践,从1968年的《大爱无言》到今年的《鸿运苍穹》等创作,我体会到,自己的创作心态在多墨融彩的技法中,较为自由的、酣然的。以古今中外精髓为参照,让多墨融彩的理论在实践中得到多元统效验证,让“酣放画风”的每幅画作要远比同时代人在个性上更加表现出尊崇自然,回归自然观念,并使其达到完美的艺术形式。这样不但收获了艺术富有,又具群众喜闻乐见的美学特质。一种伦理,一种哲学思想,既有酣放大胆的笔触,又有超然的无限追求,这是我的创作观念。“一手伸向生活,一手融汇古今”是我艺术思想的标尺。“不拘一格,意趣天成”更是酣放画风的美学核心。以信笔落墨的情怀,多墨融彩于画纸之上,画出风格,画出思想,画出时代风貌。

 
大爱无言 张俊庭作于1968春  规格:138×69cm

    我尊崇传统画法,我提倡吸取中西画派的多元营养,在继古创新上,如:既学习了南齐谢赫在全面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的《六法论》,让酣放画作墨韵淋漓中,气韵生动、随类赋彩。又传承了黄宾虹的论笔五法“平、留、圆、重、变” 和论墨七法“浓、破、积、淡、泼、焦、宿”墨法,并吸取张大千、刘海粟的“泼彩法”并与张大千关门弟子挚友李宝铎探讨艺技,无论是水墨、浅绛或是重彩,对中国山水画笔墨最精粹的吸取,师古不泥古的创新,让我独创了酣放画风的“多墨融彩法”。既挖掘传统,又从传统中走出来,让酣放派画法应变化多端,层出不穷,虚实结合中不但泼墨、积墨、破墨、焦墨、宿墨等,更要着色幽艳不滞,淡雅不薄的融彩,体现概括凝练,含蓄朦胧的统一效果。


仙境揽胜 道一山人(张俊庭)写于2013年秋 规格180×97cm

红尘奢恋,最美江山,仙境酣游,气雄相伴  

此幅作品摆脱繁琐景物形体的纠缠,调动多种艺术语言,表现出整体艺术效果,令江山峥嵘,升华了大自然的神韵,在仙境揽胜中,从有限看到了无限,产生一种生当乐天的艺术魅力。)
   
    我的“多墨融彩法”的“三个四”画法,即四用,用笔立、侧、滚、拧。四落即落笔骨、气、神、韵。四融即水醒墨、多彩墨、变通墨、协运墨而使山川风物的画法放纵、放胆以意写神的多墨融彩法度,或浓墨渗化,或淡墨轻染,或钟灵毓秀,或气势磅礴。令其复杂、互渗的融彩中有轻重快慢、乱中求治、巧拙相生、草中见精之感,可重笔,可飞白,随物形而变化,让墨色丰富,滋润生动,以及点画淋漓,迷濛奇幻,水墨浑融,狂劲泼辣之韵。这种丰富多样的技法,赋予了苍茫浓重、浑厚华滋等个性表现力的笔、墨、色的酣放风格,使得整体作品完属于物象的结构、质感、形态、明暗、空间与层次的笔墨表现中。
    作为“多墨融彩法”还借鉴了西方现代艺术元素的不同视角、不同方式,打破了近百年来,有“国画”和“西画”的畛域分明、互不融通的对峙。其酣放的画风,除了综合各种各样的多种绘画技巧外,既吸取西方强调个性、情感、戏剧性的浪漫主义,以实际基础而赞美自然的现实主义,以形、线、色所构成美学内涵的抽象表现主义,又吸收西方印象主义的追求光色变化和后期印象主义的变革与再创造、野兽派的惊愕的用色和扭曲的造型,以及象征主义的通过象征的、隐喻的和装饰性的画面来表现等。让各家各派的形式语言,让中西互补的画作激情,烂熟于心都一气呵成于墨色的汪洋流淌的山石林泉、云雨迷茫之中,使得中国山水画的笔墨、结构、造型,从形态、体量、质感等多元并举的融汇于图式个性优美的价值观念之上,成就于时代精品。


    (张俊庭博士在首都人民大会堂不但献艺书画,作品还国礼馈赠,更以国家最高科研医府的总编身份,在重要的专家联席会上主讲保健文化与酣放风格的书画艺术,受到热烈追捧。这是他向鼓掌的专家们招手谢意。)

   
    每次在国内外的画展上,特别是在首都人民大会堂的学术会议中,我总以中国画家的自信说,要推进中国画的现代化,画出天地精华。所以,我认为:酣放画派的山水画应在深入生活的基础上,发展中前行,前行中发展。其画作范围不仅尊崇传统,也要吸取国内外。画作上不仅使用各种不同技法,在材料与工具上也不应抱残守阙。一幅画品就是人品,画即心声,“酣放派”画风更要独特而不局限的突出画家才情、智慧,格调放情,技法放任,色彩放胆,体现出或淡泊、或清高、或从容等的人格精神,使其立体的、全方位的确立艺术创作的多元融汇格局,不划地自限,而达到视觉审美,走出自己的路和风格。
    尽管中国画的精髓是笔墨,但笔墨应该当随时代,既有独步古今,更要自立法度,求知求新,与时俱进。酣放画派的多墨融彩法要求精神美、形式美,格调高华,风韵独特,形神兼备,以正确的艺术观,让中国山水画理论和创作向深层次发展,其必保持旺盛的艺术创造力和生命力,必将拓展中国画的艺术语言,成为中国画的新支点之一,震撼、共鸣,感动人生。